嘉世

vc博爱向乐正兄妹中心
乐正绫女友粉
大写的绫厨绫苏
吃右绫和互攻无差,谢绝纯绫左,俗称all绫
(ノД`)慎关

【合浊】恩合n次想要向浊令搭讪和一次真的行动了

一个普通的架空校园paro,不会打篮球打着打着突然被人掏心那种

所以所有沉重的东西都被简化了

有一点浊令普路同的友情向,有一点普通的黑卷黑提及

警告:自我理解很多,非常我流的浊令和恩合

      人物属于存娘,只有oooooooooc属于我







  恩合第一次想去向浊令搭讪是在高中开学第一天。

  就算马上要举行开学典礼,也不妨碍恩合在出门的时候和家里长辈冲起来,然后理所当然地迟到。

  礼堂里正在为了开学典礼集合整队,一个穿着对于普通高中生来说过于节省布料的高挑女生把另外两个人堵在侧门。顾忌到此时应该在台上的贺恩,恩合本来想偷偷从侧门溜进去,看到这副架势反而不急着走了,反正他也不觉得一个开学典礼有多重要或者高中第一次集会就缺席是件什么大事,显然这种要在礼堂门口解决恩怨的情况更能勾起他的兴趣。

  堵门的人却在这时注意到他了,笑嘻嘻地挑高音调,“迟到的不准进礼堂,门外站着。”

  这是一句相当标准的秩序维护方表明身份的台词,但是对比一下堵人的浊令和被堵在门口的普路同和埃己,并不太有说服力,即使浊令还拿着学生会名牌。

  顺便一提,埃己看起来有种超越在场其他几个中学生的成熟,通俗来讲就是显老,这大概全部要归功于她的发型卷得太社会——去年她参演舞台剧的时候戴了顶白长直假发,第二天就有人杜撰普路同有个读初中的妹妹,有图有真相,在校论坛盖了八百楼。

  埃己啧了一下,“行了吧,你不就想找个理由不进去吗?”

  普路同一副被刁难习惯了懒得理你这种幼稚行为的样子,欲言又止。

  被波及又马上被无视的恩合靠在礼堂旁边的柱子上,看着正准备继续嘲讽埃己的浊令被一道通知叫走,决定下次有机会搭讪试试。




  





  恩合第二次想向浊令搭讪是在入学一个月后。

  学生会的浊令和埃己普路同不对付全校闻名,毕竟浊令几乎将干扰埃己和普路同谈恋爱当日常任务刷,抓到一次威胁一次退学。有“知情人士”科普浊令和普路同以前关系很好——埃己出现之前——科普完还附赠一个凄美的三角恋爱情故事,有青梅有天降,热点密集可读性极强,几乎相当于一个邪教洗脑包。但幸好还有一位真正的知情人士,贺恩。

  恩合和他那个宛如大哥翻版的姐姐不太一样,颜好腿长双商高,还有一点和颜值相映成辉的痞气,就是大概中二期持续时间太久,叛逆得有时候有点孩子气。

  贺恩大他一岁,是和浊令平级的学生会干部,即使算上浊令一个连的,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加的前男友,她也是整个学校和浊令走得最近的人。经常会看到她们同进同出,连学生会有事要通知都是她们一起去广播站————一个播一个在旁边看,好像少一个人另一个人就会出事,当然,也可能是有人怕广播站出事。

  但是贺恩对浊令的评价并不高,即使事实上她也是最早认识浊令并旁观了浊令普路同所有恩怨的人—这是一个相当委婉的说法—以至于亲生弟弟仅仅是提起这个名字,甚至还没开始打听的时候,她的语气已经带上了些对她来说有些过激的不认可和警示意味。

  恩合难得没有和她呛起来,他踩着滑板滑走了,他漫无目的地表演了漂亮的几个高难度动作,想着下次有机会一定要搭讪试试。





  恩合第三四五六...次想向浊令搭讪,都没有行动。





  恩合最后一次想向浊令搭讪是在上一届高三毕业典礼过后操场边的小树林。

  六月的天暗得很慢,时近晚上八点也只是隐隐约约的黄昏。无所事事闲逛到这里的恩合不幸目睹传闻关系极其恶劣的浊令普路同“冰释前嫌”现场。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浊令————没有甜腻夸张的笑容和傲慢而极具侵略性的言行————她微微低着头,这种动作发生在她身上几乎能让人在反差中感觉到可能事实上并不存在的小心翼翼,向对面的普路同说了句什么。普路同似乎是怔了一下才接话,然后径直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恩合的位置不算太近,他听不到她们的对话内容,但是他始终注视着浊令黑暗中闪烁的红色眼瞳,错觉她就要落下泪来。

  那一瞬间的浊令就像一只刚从乱葬岗爬起来的女鬼,一次又一次地死去又一次又一次地因为他人的私欲被强行唤回人世。

  她浑身在月光下还笼罩着一层惨淡的白色,只有嘴唇还是艳丽的红色。但就只是这一点红,连着嘴角的美人痣,就冲淡了某种濒死的凄凉感,只剩下了她往日那种肆意妄为的诱惑与狂妄。

  即使狼狈不堪,明明痛苦至极,却还要勾着颜色浓艳的唇埋怨粗暴的丢尸人弄乱了她的长发。

  美得惊心动魄。



  浊令向他所在的方向抬头,甜腻带笑的声音里几乎带着微妙的杀气,“谁?”

  “我喜欢你,”他听到自己吊儿郎当地说,“留个电话号码好吗。”




  








这篇是今年上半年在学校封闭式突击高考的时候的时候构思的,回来看了存娘的新片段过后发现可能人物和我当时想象的不太一样,但是还是没怎么改就写出来了

我一直感觉恩合除了一身反骨之外还有点少年人特有的别扭,对着贺恩是,对着浊令也是[.但是我大概两者都没有写出来[抱头痛哭

我们七号开学!!!我在开学前把它写出来了!!!人生第一次没有鸽自己!!!耶!!!

但是我写的什么东西,我 杀 我 自 己

oooooooooooc大概是oooooooout of character,躺平任打

如果没有被打的话可能还有个傻甜白段子



感谢看到这里还看了我一堆废话的你


现在看那篇言绫知乎体简直想哭,虽然写的不怎么样
满脑子都是默里面小天使抓住幼绫时的那个眼神
假装自己脑补了个he
言绫曲怎么这么多刀……(躺平
高考完下完lofter发现小恩合也死了
原地旋风哭泣
趁着暑假一定要摸个恩合x浊令出来
希望这么几年过去了写的东西能有点进步_(:::з」∠)_

终于把小可爱们带回家啦(:з」∠)_
组装了接近一个小时兴奋的心情一点点冷却,但还是弄了十多分钟弄出来一个充满私心的站位(x
个人感觉组装难度:摩柯<墨姐=vsir=言和<牙哥=天依<星尘(宝宝头有一个谜之弧度,装不上去)<<<<<阿绫
阿绫我都不敢说我装好了,只能说是勉强放到一起了,还有一些谜之裂痕(冷漠)直接让我怀疑人生,为什么当初不跑单(不
摩柯真的是我的小天使(泣
悄悄打个绫的tag)

[言绫]丧失了喜欢人的能力是怎样的体验

.知乎体,双唱见言绫。
.文中提及的所有系列曲化自OQQ翻调的一系列言绫曲。OQQ大法好()
.梗源于知乎。地址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637520/answer/111514166



丧失了喜欢人的能力是怎样的体验


和音
绫罗飘起遮住日落西,奏一回断肠的古曲。



一个人窝在沙发里玩手机看到了这个问题,想起了前女友。


觉得自己除了她不会喜欢别人了。



前女友和我都是某站的唱见,相互知道但并没有什么交集。之后是因为和她一起在一个staff很豪华的百合向音乐企划里担任双女主才开始熟悉起来。

虽然在这次企划之前连一句话都没说过,但是刚刚在staff群里交谈就很聊的来,也可以默契地可以一起调侃别人,这种感觉很奇妙,像是认识了很多年一样,大概就是缘分吧?

之后的日常基本就是每天相互吹捧,企划发歌的时候在某站评论区抢着楼表达一下仰慕,有活动的时候在微博转着微博用卖安利一样的语气说对方唱得多好。说起来参加这个企划最大的收获大概就是吹她吹得很熟练了。

期间我们的cp粉以持续的高速增长,顺便我还知道了在我和她合作之前就已经有了cp粉了,颇有一种邪教扶正的感觉。也没有少被群里的人起哄。以前不是没有被和别人凑过cp,但看到我和她的cp的时候有点原因不明的开心,现在想想大概那时候就已经有点喜欢她了。

企划杀青的时候我们已经很熟悉了,主催提出要全体staff面次基,才发现我和她居然在同一座城市,还是对面的友好大学。

因为她一个人在学校旁边租了个小公寓,而我当时恰好因为录歌想搬出寝室,就去和她合租。

虽然这时候我已经隐约察觉自己的心意了,但是自然地以为这只是对企划太过投入而产生的错觉。

关系真正改变是后来某次小长假,她参加社团活动跑去某个偏僻的山里。本来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她一直都不是闲得住的人。结果第二天就完全失去了她的联系,联系学校那边才发现所有参与的人全部联系不上。

其实现在我已经很难再次体会当时的心情了,只记得去报警登记的时候差点当着所有人的面哭了。

最后是她打电话过来,说不小心走出预计范围了,发现没有信号,马上就回来。虽然我后来才知道他们迷路了,走了两天最后找到那边居民的时候她直接晕过去了,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给我打电话。

说实话接到她电话的时候我又急又慌,很不理智地吼她的名字,说你知不知道我担心死了。结果她在那边居然笑了,说对不起啊,那我把这辈子赔给你好不好。


好啊,为什么不好?她的好我可以说一天一夜,我这么喜欢她,就好像真的和她走过了那么多世轮回,一次次相遇再相爱。

我说那你再参加类似的活动可能就必须带上我这个累赘了。




心好累,写不下去了。





我的前女友即现在的妻子刚从卧室里出来,忘了告诉她不知道谁趁我们出去度蜜月在厨房里放了条死鱼了。她有点害怕鱼眼睛,吓到她就不好了。我得先去处理一下。

希望各位都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
既然你们扒得这么快,那我直说了,彩音我的:)


[言绫]校园十二题

言绫架空向校园十二题,摸个小甜饼=(:з」∠)_五色战队友情出场。
微摩龙向

1.第一次见面
“阿绫你看,那边和我们一起上体育课那个班里那个短头发的女生,她就是言和。”


2.所谓“绯闻”
“你们说她和我哥好像在谈恋爱?”乐正绫被迫和洛天依保持一样的偷窥姿势,心里觉得太怂不高兴,“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你们嫉妒别人的美貌,拿我哥给人家添个污点。”


3.第一次交谈
晚上好,我是流行器乐社社长乐正绫。
诶,言和同学不是文学社的吗?
流行器乐社欢迎你,还有,我代表五色乐队欢迎你。


4.心动
“社长大人对我怎么这么好,感觉都要弯了。”言和有些好笑,拿话挤兑她。
“弯啊,朝着我这边弯。”乐正绫随口答道,眉头一挑,利落地瞄准一下,隔空将空可乐罐丢进垃圾桶,“诶,阿和你站那干嘛。”
“没什么,”言和嘴角微勾,“好久没见人这么丢垃圾了,喝口可乐压压惊。”


5.失误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知不知道,刚刚体育课言和他们班练接力,言和把接力棒传到站在旁边的阿绫手里了。”


6.预兆
洛天依笑得停不住,喘了口气接着说:“问题是阿绫接了棒居然就跑出去了。”


7.告白
言和看着乐正绫从教学楼下花园穿过,突然心头一热,撑着栏杆跳了起来。
“乐正绫!”她喊道,“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8.吃醋
徵羽摩柯坐在会议室的桌子上看着龙牙,“你知不知道言和谈恋爱了,就是之前那个和你一起参加活动的书法社社长。”
“有闲工夫八卦还不快来帮忙。”学生会长正忘我地翻着手里的文件。
“哦,”摩柯从桌子上跳下来,露出几分准备实施恶作剧时的兴致勃勃的微笑,“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言和的恋爱对象是阿绫而已。”
“开玩笑,”乐正龙牙头也不抬,“绫绫从来没有喜欢过我之外的男……”
……
“你让开。”
“不,我觉得你需要先冷静一下。”


9.争执
墨清弦靠在会议室门口,对等着进门的学生会众无奈地叹口气。
今天的会长和副会长也很和谐呢。


10.集体活动
言和第三十七次回头看乐正绫的时候恰好对上了那人的视线,乐正绫越过重重的人群冲着她笑了起来。
好傻,言和想。
洛天依瞄了一眼傻笑的言和,飞快地转头看风景:这两个恋爱脑的傻逼是谁我仿佛不认识。


11.想和你一起轧马路
你们班今晚是不是Vsir守晚自习?第一节晚自习下课我在门口旁边那颗树下等你^_^带你出去吃小吃。


12.想和你上一所大学
“哭什么,”言和叹了口气,探身替乐正绫擦了擦眼泪,“我之前去找老师改过志愿了。v大的军训可是出了名的严,我还没哭呢。”